山草小住

手在HP圈,脚四处乱跑。杂食,脑洞来了什么CP都可以写,笔下CP从无正逆之分,拥有把任何热门题材写冷的特殊能力。坚信IC是同人基本道德规范,对KY容忍度零。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五十四章

第五十五章

我在约一英尺深的积雪里显形,确保闭耳塞听咒覆盖了周围几十英尺的范围,而后在林间空地上清出了一片足以安放帐篷的地方。

“迪安森林。”我说,从驴皮袋里抽出帐篷杆,话语在黄昏寒冷的空气中凝成白雾,“八月份的时候我跟罗恩还有赫敏在这里呆过一阵子,那会儿这里看上去大不一样。我想不到更多可以宿营的地方了,既然已经过去四个月了,我想再次住在这应该不会有什么大问题。树立成形!”

帐篷立了起来,我多少有些满意地看到它刚好合适地待在我清理出来的区域里。

“积雪很厚,我得小心些不让帐篷里太暖和,不然晚上就要有雪水灌进来了。”我钻...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五十三章

第五十四章

天气越来越冷,因为不能在一个地方停留太久,我一直辗转于英国各地。南部地区最坏也就是地面结霜,宿在中部山地时我则不时被半夜叫醒对付快要砸塌帐篷的冻雨或者逃离山洪,仅有的那次在沼泽过夜时两条蛇挤进来睡了一整晚,詹姆和西里斯笑嘻嘻地看着我第二天屁滚尿流地逃出帐篷摔进泥里,莉莉象征性地责备了他们两句——她也没提醒我,显然。不过他们事后向我保证它们是温和无害的品种。

在新地方宿营成了别有趣味的体验,这次是苏格兰的湖心小岛,扎营时我下足了功夫,于是一晚过后帐篷安然无恙,除了被雪埋了一半。第二天我同詹姆和西里斯打了一上午雪仗...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五十二章

第五十三章

这是我新的最喜欢的时刻:躺在新帐篷里,詹姆、莉莉和西里斯随意地在我床边或坐或站,同我聊着所有事。我有那么多想要与他们分享的,而且每一分钟我都能想起更多。我们从霍格沃茨聊到魔法部,从马人聊到三强争霸赛又聊到海格曾饲养过的小龙诺伯,关于城堡的任何角落詹姆和西里斯都能说出令我惊叹的事迹,他们知道我从未——或许是任何人都从未——发现的地道和捷径,知晓那些蒙尘的画像背后的故事。有时这会变得有点像某种竞赛,因为我享受他们在我说出某些见闻时惊讶的表情,程度大概和他们乐于使我目瞪口呆的程度一样深。大部分时候莉莉只是在一旁安静聆听...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五十一章

第五十二章

几小时后我被灰白的光线唤醒,尽管四肢冰凉,而且因为在岩石表面蜷了一晚而腰酸背痛,我仍惊讶于此前的安眠。以及那个梦境,我有好几年没做过关于母亲的美梦了。我极力回忆起那些温柔的指导、生动的面容和吻,那首我甚至都不知道自己曾听过的歌。

但向热源靠近的本能已经驱使我移动到相当靠近巨石边缘的位置了,而周围环绕的快熄灭的火圈绝不在我昨天之前掌握的魔法之列。我看着仅余的那几簇小火苗,感觉心跳正以久违的方式加速。我急切地在石面上搜寻,找到了那颗小石子,肯定是我睡着后松手遗落了它。我一把攥住它,想着我想见到的人,但什么也没有发生...

【HP】关于霍格沃茨你所不知道的事(二)(大概是段子,伪考据真胡说)

同样是群开脑洞,本来想一组欢乐小段子结果不知道写成了什么鬼。信口开河,私设多,切勿当真。我和我的旁友们只拥有其中深井冰的部分。

点此前往创始人篇

————————分院帽篇————————

1.我们都知道,每年分院帽在完成它的本职工作前都要赋歌一首,献唱之时帽沿附近的一道裂缝会像嘴巴一样张开,从中吐出关于团结、分院标准、创始人事迹的词句。同样也是这条裂缝,它喊出的一个单词,就可以决定一名11岁小巫师的命运。既然这缝是如此重要,人们对它怀有强烈的好奇心和探索欲望也就不是什么值得意外的事了。

官方观点和通用理论都称分院帽以及它的裂缝都是创始人出色魔法能力的造物,然而关于它们真身的猜测从未停止...

试了试批量加标签,接着发现好久以前发的快餐店、他乡和性转短篇全部因为违规内容被屏蔽了,我???

lof敏感词真是越来越恶心了,实在懒得筛,不知道还有没有比较好的阵地可以转移的……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五十章

第五十一章

我睁开眼睛。

风裹挟着水汽和腥咸的气味扑在我身上,海潮声在我下方回响,细碎的水沫沾湿了我的皮肤。我很冷,但什么也及不上胸口的感觉:我的胸口似乎被一块冰贯穿了,它还在不断侵蚀我的神经,冻结我的血肉。我移动麻木的脖颈,低下头,看到那挂坠盒嵌在我胸口正中。我抓住链子往外拉,那就像是要将心肺拉出胸腔,链子啪一声断开来,弹在我脸上。挂坠在我模糊的视线里似乎活了过来,往我的心脏钻去,我伸手抓挠,血从挂坠盒的边缘渗出来,很快我的手指就开始打滑,而挂坠盒纹丝不动。于是我再也没法顾及是否会被发现,尖叫着用所有能抓住的东西把它往外撬...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四十九章

第五十章

站在我父母的房子——或者说曾是我父母房子的废墟——前则是另一种体验。我眼前十六年无人打理的树篱长得乱七八糟,齐腰深的荒草埋藏着瓦砾。房子的大部分还算完好,覆在沉黑的常春藤之下,湿淋淋地反射着街灯的光,只有顶层房间的右侧被炸毁了,那一定就是咒语弹回的地方。我定格在将手放在门上的动作,注视着从杂乱的野草和荨麻中生长出的木牌,上面的金字在层叠的涂鸦下几乎无法辨读:

  1981年10月31日

  莉莉和詹姆·波特在这里牺牲

  他们的女儿哈丽雅特是惟一一位

  中了杀戮咒而幸存的巫师

  这所麻瓜...

【HP】Harriet Potter(时间线死亡圣器)

第一章    第四十八章

第四十九章

又一阵风刮过,我睁开眼,绷紧了神经。帐篷咔啦咔啦地响了一阵,恢复了平静,我呼出一口气,在睡袋里缩得更紧了些,重又合眼试图入睡。这样的事每晚都会发生数次,我的睡眠变得越来越轻,有时枯草摩擦的声音也会将我惊醒。滑稽的是,我的胆战心惊与可能来取我性命或将我献给伏地魔的敌人没多大关系——这会儿他们看起来离我实在有点太远了,更多是围绕着我随时可能崩塌、被风吹翻、或渗入冰冷雨水的帐篷。

我的驴皮袋子里有所有我能够随身携带的意义重大之物——我父母的旧照片、西里斯的最后一份礼物的碎片、R.A.B的挂坠盒、邓不利多遗赠的飞贼,完...